EN

埃及笔墨纸砚的历史:它和中国古代的关系?两者竟如此相似?

发布日期:2022-09-27 09:27:10 来源:hth华体会 作者:hth华体会app

  埃及的纸莎草纸,在中国的造纸术发明以前,曾经是最廉价最容易携带的书写工具。和纸莎草纸比起来,泥版的文书太沉重了,铜版的文书太难以书写了,羊皮纸太贵了,而沙盘则太难以保存了。纸莎草纸则完全没有以上几种缺点,当然,我们也不能把它说得十全十美,它的缺点是不能折叠并且还稍嫌粗糙。

  纸莎草纸的制造技术曾一度失传,而在蔡伦发明造纸术之前,它还是古埃及传统的出口物资之一。被蔡伦断了财路以后,这个古老的产业就渐渐地衰落了,最终埃及人也用蔡伦的办法造起纸来。由此可见传统文化中的一些东西生命力是何等的脆弱。

  后来埃及人把旅游业作为自己经济的支柱产业以后,才想起大力开发旅游资源,于是,纸莎草造纸术就是在那样的背景下被重新开发出来。

  纸莎草造纸术非常简单:把纸莎草割下来以后,剥掉外面的一层硬皮,按要求切成一段一段以后泡到水里。泡好以后,捞出来用刀片剖成薄片,然后把这些薄片铺到平整的石板上,盖一层亚麻布以后,把另外一块石板压在上面。草茎里的水分被挤干,再经过几天自然晾干,揭开亚麻布以后一张草纸就算完成了。尼罗河两岸茂盛的莎草为古埃及人提供了良好的书写材料,这幅莎草纸文书记载的是古代埃及一个很有名的传说,即“两兄弟的故事”。

  这样的纸莎草纸在书写前还需要裁减和粘贴,粘贴的目的是为了把要书写的文件连成卷本。书写好的卷本像装裱字画一样用一根轴卷起来,最长的能到三四十米。现存最长的纸莎草纸卷本是哈里斯大纸草,长度为40.5米。因为是由英国人哈里斯发现的,于是就用他的名字作了命名。内容记载的是新王朝时期的拉美西斯三世给神庙送礼的礼单。一个礼单就有四十多米长,看来这份礼物足够丰厚了。

  古埃及人把天然的颜料作为墨水使用。这些颜料有着共同的特点,就是必须鲜艳且适合调制。古埃及人把这些颜料磨成粉状再用特殊的树胶和起来晾干,这样加工是为了便于携带,用的时候再用水化开。这些颜料比较典型的代表是赭石和碳黑。

  如此看来,这种颜料块和中国古代的墨块十分相似,略略不同的是,人家的颜色种类更多一些。无可否认的是,古埃及人的文明史要早若干年,这就使我们不得不怀疑,我们的祖先从古埃及文明中借鉴过一些东西。但是这样的怀疑也有不经推敲的地方,毕竟双方的历史中都没有直接或者间接接触的记载。所以只能有一个解释就是:英雄所见略同。

  除了墨块差不多以外,在书写格式上也有着惊人的类似。纸莎草纸文献中的书写格式和毛笔的书写一样都是从右向左、自上而下。这种写法其实很容易弄脏墨迹,尤其对初学者来说更是这样。相比较而言,现在的书写形式使写字的右手更能远离刚写好的字迹。但是从右向左的写法更方便阅读,一个卷轴我们用最顺手的姿势卷起来然后再打开阅读,最先看到的一定是最右端的部分。

  古埃及人不用毛笔写字,否则我们更得说中国书法起源于埃及了。他们的书写工具更趋于简单化。一般是取一段植物的茎,稍做加工就是一只笔了。灯芯草或者纸莎草的细茎,碾一下都能作为书写工具。后期他们也用芦苇和鹅毛做笔,当然,字体也是越来越漂亮了。当时会书写的“书吏”在社会中的地位很高,这尊书吏雕塑是古埃及艺术史上最优秀的作品之一。他正盘坐书写,好像刚从书写的间歇抬起头来,认真地倾听着别人的谈话,准备记录,那紧张的神情似乎惟恐漏掉只言片语。

  古埃及人有砚台但不常用,他们最常用的工具是写字板。写字板是木头或者石头做的,一般有一尺多长,四指多宽,一指多厚,很像一块镇纸,但有一个或者几个凹槽。书写的人就在这些凹槽里研墨,所以基本用不到砚台。有一些写字板上的雕刻十分精细,内容大多是历史事件。

  在古埃及脑体力劳动者的地位差距十分悬殊,看来,他们的观念,也与中国人“书中自有黄金屋,书中自有颜如玉”的观念如出一辙吧。解读象形文字之谜

  古埃及的文字产生于公元前4000年左右,它脱胎于原始社会中的图画和花纹。当氏族中大部分人都能理解一个图画代表的意思时,这个图画也就开始向简单化发展,这个时候文字产生了。

线